步入深淵的女人


步入深淵的女人,63. 是非明于学习,名节76. 是谓是,非谓非,曰直。—— 荀子源于党性,腐败止于正气。

「哦……使勁抱著我。」梅尹輕輕地呼喚著。男人更加使勁地把成熟誘人的身體緊緊抱在懷中,而下面的動作卻不斷加快。梅尹的臉上展露著興奮的神色,眼睛瞇成一條線,小嘴微微張開,呻吟從嘴裡不斷地冒出。雪白的身體扭動著迎合著男人的動作,雙腿團在男人的臀部,緊緊地夾著。男人的動作不斷加快:「淫婦,我來了,要射在裡面了。」梅尹點點頭。男人渾身肌肉突然緊張,身體猛地擡起,「,我愛你,寶貝,……」下身拚命地頂進梅尹的體內,陰莖在她的陰道的深處爆發,噴射出男人的液體。梅尹在男人高潮的時刻也同樣緊張起來,臀部翹起更加緊湊地迎合著男人的衝擊,陰道自然地開閉,吸取著男人的爆發。

一切都平靜下來,男人平靜地趴在一邊昏昏睡去,梅尹悄悄把他抓著乳房的手拿開,下床,走向浴室。先清理了下身的精液和淫水,然後打開噴頭,沖洗著剛才被汗水浸泡過的身體。鏡子裡出現了一個成熟女人的身體,它白淨,豐滿,除了生過孩子肚子有些鬆弛,身體其他的部位卻看不出一絲贅肉,看來美容院的形體美容到是起到了一些作用,乳房已經變得堅實豐滿起來。

梅尹撫摩著自己的脖子,然後漫漫向下,心裡說著,這是一個沒有什麼可挑剔的肉體,他說得對,這樣的女人應該能讓男人瘋狂。手移到乳頭上,這是她最容易動情的地方,手指撫摩著它,思緒回到兩個月前上海的酒店房間,他也是這樣掐著自己的乳頭,臉上露出得意的壞笑……

圍上浴巾回到房間,看見男人已經起來,正坐在床邊穿衣服。這不是一個能讓她滿足的男人,無論是精神還是肉體,他都不能。但她也無可奈何地投入到他的懷抱之中,因為她需要男人,需要男人的愛撫。但這些她的老公無法給她的,她是一個正常的女人,她需要。所以在一個月前她終於接受他的追求,他可是個有來歷的人,L市團委書記高純,一個正值壯年仕途春風得意的人。也許是這個因素讓梅尹倒向他的懷抱,但從內心裡她並不喜歡這個人。

夜晚的冷風吹在梅尹的臉上,每次幽會之後她都是這樣自己回去,雖然那個男人有車,但她從來沒有讓他送過。因為她不想有一種別人情婦的感覺,但她有時又覺得自己是在欺騙自己。但沒有辦法,她的心中總是這樣矛盾。對於一個33歲的女人來說,生活總在不停地處在矛盾之中,老公對她來說已經名存實亡,生活中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的身上。但她是正常的女人,一個性慾開始高漲的年齡,33年來構築的精神的防線卻在短短兩個月中崩潰,她如那個男人所設想的開始變成一個壞女人,一個人盡可夫的淫婦。第一章

“呤呤……”值班室的電話響了,護士接著,轉過頭叫梅尹:「梅大夫您的電話。」梅尹放下手中的飯盒接起電話,電話裡傳來一個高純的聲音:「小寶貝,吃飯呢嗎?」

梅尹的神情一下子緊張起來:「是的,怎麼這時候打電話?」

高純:「呵呵,想你了貝,想看看你中午吃的什麼,有沒有我的東西好吃。」

梅尹連忙壓低聲音:「別胡說,我這是在醫院。」

高純:「最不喜歡就是你這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到了我那裡一樣的淫蕩。」

梅尹:「求你了,有什麼事快說吧。」

高純:「週末去五浪山玩,帶上你去。」

梅尹:「不行,老公在家怎麼出來。」

高純:「那你自己安排吧,反正週五6點,我在你醫院門口等你。」

梅尹:「別在那裡,人多。」

高純:「那你定個地點。」

梅尹:「就五一廣場麥當勞門口吧。」

梅尹聽高純說過,他們機關在五浪山有一幢別墅,平時週末經常去那裡度週末。高純老早就說要帶她去,可一直被她拒絕,這回高純使出先斬後奏,她也沒有辦法。晚上梅尹回到家,她那位老公仍然不見人影,誰知道又去哪裡鬼混了。這對於她來說已經是司空見慣,如果不是老公對她的冷淡也不至於走到這一步。週五一下班,梅尹就拿著包離開了醫院,包裡塞了幾件外出必須的用品和內衣。來到麥當勞,遠遠就看見高純那輛捷達。上了車,還沒坐穩,高純就伸手摸了她屁股一把,梅尹不高興地扭動著身子:「幹嗎這裡人這麼多。」高純滿意地笑了,開車上路。

今天,梅尹穿了一條米黃色的連衣裙,由於修身的設計,包裹出一身性感的體態。梅尹知道這樣的穿著很容易吸引男人的目光,但她開始喜歡這種目光,它能讓她感到一絲自信。在路上高純打了幾個電話,彷彿還有人要來,梅尹突然想起了高純曾提到過的,他們的一些事情,緊張地問:「還有其他人嗎?」高純沈吟著,說道:「還有幾個市委的人一起。」梅尹連忙道:「怎麼有這麼多人?」高純:「放心,每個人都帶有女伴。還記得我跟你講過的嗎?PARTY。」梅尹頭一下子就大了,高純曾跟她說過,在他們市委有一夥人經常組織PARTY,就是大家一起搞群交宴會。高純曾問過她,她也沒怎麼想就胡亂答應了,當時她只感覺新奇,沒有想到他真的帶她參加。梅尹不說話,緊張地看著前面的路,她不知道這條路的盡頭到底是天堂還是地獄。

不到半小時,車子很快就到了五浪山,高純說:「那些人還沒有來,我們先去吃飯。」梅尹不知為什麼鬆了口氣。吃飯時,高純湊到梅尹身邊手不停地從桌子底下伸過來騷擾著她的大腿,她總是把手推開,而手又伸過來,飯也沒有吃好。

吃完飯,他們來到了別墅,別墅依山傍海,一條小路從門前延伸到沙灘上,真是一個不錯的地方。兩人進去,燈一亮,別墅裡豪華的裝修迎入眼簾。梅尹還在掃視著屋子的時候,高純的手已經從後面伸了過來,一隻手從掖下穿過,撫摩梅尹的乳房,另一隻,從下面拉起梅尹的裙擺想侵犯陰部。梅尹嚇了一跳,連忙用手阻攔,但高純的手分外固執,很快突破了梅尹的防守。梅尹沒有辦法,只得說:「好了,停一下,工作了一天,怪髒的,先洗個澡。」高純想想也是,拿起行李和梅尹上了二樓,走進一間有落地窗的大房間,整個二樓這樣的房間有5個。

水嘩嘩地沖在身上,梅尹感到一陣暢快,突然門開了,高純赤裸著鑽了進來,一下子把梅尹按在牆上,兩個赤裸的肉體近貼在了一塊。梅尹的屁股感到了來自於男人下體的熱度。高純的手粗暴地蹂躪著梅尹兩隻大乳,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梅尹的呼吸開始有些急促。高純把她的身子扳過來,抵住牆,親吻她柔軟的嘴唇。梅尹身體內的慾望被挑動起來,迎合著高純的舌頭,而手被她引導著抓住還不是很硬的陰莖,她熟練地撫摩著高純的陰莖,心中竟然希望它站立起來。

高純把梅尹按下去,讓她蹲下,梅尹知道他想幹什麼,張嘴含著他那不是很大的陰莖。梅尹吐納著陰莖,還不時用舌頭舔著龜頭。高純在刺激中擡起頭張著嘴呻吟著,手撫弄著梅尹的頭髮:「,使勁一點,再深一些,你這張小淫嘴真是天生服侍男人的工具。」在高純話語的刺激下,梅尹更加賣力地吃著高純的陰莖。記得那個男人說過,她的口活不是很好,所以她特別注重在和其他男人玩的時候練習口活,看來已經起到了功效。

高純:「哦,好舒服,你這個小淫婦,快起來,讓我操你。」梅尹站起來,任由高純的擺佈,此刻的她也沈浸在慾火的燃燒中,期待男人的陰莖進入體內。高純把梅尹反過身,讓她手撐著牆,陰莖從後面塞進早已經水汪汪的小B中。隨著陰莖的前後抽插,梅尹逐漸呻吟開來,美妙的感覺從陰道擴散著,她要的就是這種感覺,她不在乎身後的男人是否真正讓她喜愛。

「,小淫婦,我要來了,操你,來了。」高純在一陣語無倫次之中,爆發在梅尹的身體內。梅尹突然感到一陣空虛,她知道高純並不會太長時間,不過她還是很配合地扭動著屁股迎接他的陰莖。窗戶外面閃過幾道燈光,高純來到窗戶旁看了看,回頭說:「他們來了。」梅尹一陣緊張起來,不知道來的會是什麼人,等待她的會是什麼樣的情形。高純穿起衣服,對她說:「他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你要大方點,別給我丟臉。」第二章

高純說罷下樓去了,梅尹特討厭他最後甩下的一句,別給他丟臉,他還真把自己當成他的女人了。到了現在梅尹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居然跟著高純來到這麼一個地方,參加一個性愛PARTY。梅尹第一種感覺是害怕和不情願,但在內心深處卻有一種慾望在蠢蠢欲動。她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一開始接觸男人純粹就是因為想抱負那個對自己冷淡的丈夫,但那個男人說過,這是一潭深淵,進去了就會漫漫滑下去。開始她以為自己會控制得了,但現在就算來到這裡,要去做那些事,她依然無法自主。樓下門開了,聽到一陣熙熙攘攘的聲音,人已經來了,坐在床上發怔的梅尹才緩過勁來,穿起裙子走下樓去。

高純下樓開門,三男三女六個人魚貫而入。在L市的市委市政府裡有那麼一個小圈子,都是一些中上層的幹部,平時喜歡到某個地方一起玩性愛PARTY,據說這是發起者,副市長徐厚德在外國考察回來之後帶來的新鮮事物。這個徐厚德老爸是北京某研究院的院長,而還有個叔叔是中央某首長。但他又不是那種不學無術的花花公子,肚子裡多少有些料,這年頭這樣的人升的肯定很快,所以才36歲已經是一個地級市的副市長。他最大的愛好就是女人,身邊一幫人也就跟著他搞起了墮落的小圈子。

徐市長今天帶了一個婀娜的小蜜,高純一看原來是市電視台的播音員潘捷,這個騷蹄子傍上徐市長已經半年了。今天來的還有市委辦公室的主任張軍和市紀委的劉處,他們也分別帶來的女孩子都非常年輕美貌,看得高純心花怒放,心想這會可是要大開殺戒了,還不禁後悔剛才這麼快就跟梅尹搞了一炮。

張軍一進門就從兜裡套出一個小袋對高純使了個眼色,高純立刻明白了,這是徐市長從國外帶回來的高級春藥「愛爾沙」,這種藥只要服用一顆,任什麼淑女都要變成蕩婦,雖然今天來的女人都知道要玩PARTY,但這幾個色魔仍然要用春藥把她們變成超級淫蕩。

徐市長四下搜尋了一下,問高純:「小高,你帶來的那位呢?」原來高純跟他說會帶一個少婦來,而少婦又是徐厚德比較喜歡一種類型。高純立刻向樓上招呼:「梅大夫還不下來?」樓上的梅尹一直不好意思下去,聽到高純的招呼,梅尹橫下一條心,走出了房門。

以下轉換為第一人稱

樓梯上下來,客廳裡已經坐滿了人,男人都是大腹便便的官宦,而女人都分外妖艷。我不禁咯登一下,與那些女孩相比自己顯然已經有些老了,早知道都是這些年輕美貌的女孩還真不該來這裡出醜。想到這些,憎恨地瞪了高純一眼,高純彷彿以為我在埋怨他不早招呼我下來,連忙過來摟著我走到沙發上坐下,給我介紹起人來,在坐的裡面沒有一個是可以讓人看得上眼的,就拿那個徐市長吧,個子不高,但身材挺胖,瞇著個小眼睛看起來就不舒服。

那個張軍從廚房端來飲料,男人們都喝啤酒,而給女人準備了果汁飲料。大家就在客廳裡聊著天,男人們不時說著一些色情笑話,他們都笑得前仰後合的,但我卻如坐針氈。那個徐市長的小眼睛不停地在我身上掃蕩,雖然沒有接觸也讓我渾身起雞皮疙瘩。突然徐市長說話了:「您就是梅大夫吧,小高跟我提過您,今天一見果然是很有風韻喲。」我的臉刷地就紅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得低下頭。徐市長看我不說話,接著又問:「梅大夫在哪間醫院?」我一時說不出話來,高純在旁捅了捅我,我才道:「哦,在市一院。」

「是嗎,是什麼科的?」

「內科的。」

「梅大夫醫術高明吧?」

「哪裡哪裡。」

「梅大夫說話怎麼這麼拘謹,是不是小高招待不周。」說完他看著高純哈哈大笑起來。

「沒有,不好意思。」

「梅大夫現在是什麼職稱?」

「主治。」

「要不要趕明跟院長打個招呼,升你當主任醫師吧。」高純見我不說話,連忙出來打圓場:「要不怎麼找點什麼東西玩玩」。張軍答茬:「怎麼,你小子這麼快就蹩不住啦,哈哈。」高純也笑起來:「你小子就是一肚子壞水,要不徐市長,咱們搓搓麻?」徐厚德一想就點了點頭。大家就走到客廳旁的小客廳裡,裡面是一早就準備好的麻將桌,大家圍著桌子坐下,我和女人們把飲料也一起端過來,傍在高純旁邊坐下。

徐厚德看了看張軍,張軍就說:「咱們玩什麼?」劉處:「你說吧,打多少?」張軍說:「以前都是來錢的,玩得多沒有意思。今天要不別來錢的。」「那玩什麼?」劉處問。張軍臉上擠出一臉壞笑:「我們不如玩脫衣服,只許吃點炮,不許自摸,誰點炮誰的女人就脫一件。」劉處說:「那才有幾件,要是脫完了呢?」張軍:「脫光了,就誰輸了,誰的女人就用嘴服侍贏的。」劉處立刻附和:「好,我贊成。」說著就轉身摸著他身邊的女孩子,那個女孩嗔道:「瞧你的壞樣。」其他三個女的很快都答應了,高純轉頭看著我,我還能怎麼樣,在這個地方自己就像板上的肉。想到著我無奈地點點頭,心裡只能希望高純的牌技高超點。

牌局開始了,由於他們都想耍壞,都爭先恐後地點炮,很快劉處就給張軍放了一炮,劉處推倒牌回頭看著女孩,那個女孩是市物資局的一個秘書叫陳佳,她擰了劉處一把,扭扭捏捏地脫了一件外面的小衫,露出了裡面黑色的乳罩。她的皮膚很白,而且乳房也非常豐滿。其他三個男人的眼睛不約而同地盯著陳佳。陳佳嬌嗔道:「你們幹什麼,接著來。」牌局重新開始。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對,他們都穿著內衣外衣,裙子和底褲,那自己卻只穿著一條裙子和一件內衣,他們可以脫四次才脫完,而自己只有兩次機會。但醒悟過來的時候,牌局已經在進行之中。

不過讓我舒了一口氣的是,下一局輸的是徐市長,潘捷也脫了一條裙子,她裡面穿著白色的內衣,身材很苗條,大家欣賞了一下,接著又打了起來。我的好運氣終於到頭了,高純點炮了,這回又是徐市長贏的,他彷彿很有滿足感地盯著我。我的心裡既鬱悶又有點興奮,知道你就是盯著我來的。高純同樣是一臉壞笑地看著我,哎這個剛才還和自己做愛的男人此刻同樣期待著。這時我體內也感覺有些熱,於是我一橫心把裙子的拉練拉開,站起來把裙子褪了下來。這回男人們的眼睛彷彿都要掉出來似的,他們驚異地看著在性感皮質內衣下豐滿的身體。男人們發怔了幾秒,潘捷有些不樂意,掐了徐市長一下,徐市長的色眼才轉移到別的地方。

他們的眼睛轉移開了,但我的臉仍然如火燒一般,體內的熱量和臉上的熱量混合在一起讓我渾身感到難受,拿起眼前的飲料一飲而盡。冰涼的液體穿過身體,感覺稍微平靜了一些,男人的眼光中滲透著對這副誘人軀體的渴求,而我也開始習慣這種火辣的目光,它讓我感到一個女人的自豪。在幾個女人當中我的身材無疑是最性感的,34C的乳房在皮子的遮掩下呼之欲出,這是女人值得驕傲的本錢,想到這裡,我不再低下羞澀的臉。

牌局繼續開始,一圈下來,女人們紛紛脫衣,我最後的內衣居然頂住了數輪的衝擊,居然劉處帶來的女人李露華領先達到終點,她穿的三件衣服連續三把就被脫光了。李露華小拳頭打在劉處身上,故作羞澀地脫掉最後一條小底褲,男人們哈哈大笑起來。想不到我居然也跟著拍手而笑,可能是看到有人已經脫光了,所以心中不禁放鬆下來。而此時體內越來越熱,男人的目光變得更加有誘惑力。事已至此我已別無選擇,好像還期待著高純輸一把,讓我徹底解脫。

這種期待是很容易達到的,風向轉向西風,第一把牌一推倒,我便知道我最後的皮內衣便要離開身體了。我爽快地站起來,拉開背後的拉練,漫漫地把內衣退下來,動作故意放慢故意扭動著,乳房,陰部終於裸露在空氣中,我感覺乳房隨著我的動作微微抖動,我知道他們都盯著我,但我卻不願意看那些色迷迷的眼光。這次高純驚奇地看著我,彷彿在驚訝我怎麼變得如此快速。我嗔道:「看什麼,誰叫你打得臭。」男人們又哈哈笑了起來。按規定,一局結束,不管射精與否,口交都會自動停止,除非這局的結果和上局一樣。在口交的刺激下,高純方寸大亂,胡亂出了幾張牌就點了炮。李露華才戀戀不捨地從桌子下出來:「哎怎麼這麼快就輸了。」她的矯柔造作讓我反感,但我卻是首當其衝地受到了影響。高純給徐市長點了炮,他開始用滿足的眼光看著我,我已經沒有任何衣服做擋箭牌了,我知道他們都在期待著我開始服務。

我默然站起來,他們的聲音此刻什麼都聽不到,高純把椅子讓讓,我快速地鑽到桌子下面,我不想在桌面上讓他們欣賞我的窘態。由於桌子下空間狹窄,我只能半爬著到徐市長的兩胯之間。一擡頭,徐市長一臉色笑地看著我,我感到有些不舒服。他的手伸下來,摸摸我的頭髮然後順手把我的臉掂起來,我尷尬地笑了笑,他就不管我開始碼牌去了。

這樣一來我反而不輕鬆,不知所措了一陣,徐市長說:「小高,梅大夫好像有點不好意思。」好像在催促我,我此時跪在地上,手扶在他的胯下,已經感覺到布料裡面的肉棒,一股男人的味道衝入鼻子裡,讓我以為的是居然並不討厭。我摸索著拉開拉鏈,裡面還有內褲,徐市長感覺到我的動作,伸出一隻手把褲腰帶拉開。我才把內褲拉下來,出來了,它終於展露在我的眼前,濃密的陰毛中的陰莖還顯得不是那麼硬。

我把它從毛毛中拉出來,顏色深深的看樣子不是很醜陋,反而紅紅的龜頭還有點可愛。我的手輕輕地抓住它,開始上下漫漫套弄。看了看,終於下了決心,閉上眼睛張嘴把它含了進來。由於沒有清洗,感覺它還有些鹹味,但更重的卻是男人的味道,我有一種喜歡這種味道的衝動,體內的熱量越來越強,催動著我完全投入到口交之中。

我的嘴時而深含,時而淺吞,還用舌頭圍繞著龜頭舔弄。未幾,陰莖便堅挺起來,我把它吐出來,往下面含兩個睪丸,然後再從陰莖的根部舔上舔下。徐市長舒服得放下一隻手撫摩著我的臉,還時而抓住我的頭髮使勁地把我的頭塞進去,以便我把陰莖含得更深,我差點因為接觸到喉嚨而被嗆著,頭向上昂,但卻被他的手有力地摁著,無奈只能深深地把陰莖含在嘴裡。一會我變換方式,一手抓住陰莖,嘴含弄著剩餘的上半部,手還不時地撫摩陰莖的四周。顯然徐市長感到很舒服,他還說:「小高,梅大夫功夫不錯,你怎麼調教的,哈哈。」

這種話如果在平時,我一定會覺得分外地羞辱,但現在卻彷彿自己得到了承認和鼓勵,於是更加賣力地吸食著徐市長的陰莖。可一會上面的牌局又結束了,我好像有些失落地把陰莖吐出來,準備回去。可徐市長一把把我拉住,說道:「呵呵梅大夫,你男人又輸了。」原來高純又點炮了,還是輸給徐市長。我只能又把陰莖塞回嘴裡,由於已經含了好一會,嘴也有些累了,剛想放慢速度,可徐市長一隻手扯著我的頭髮,使勁地前後推動,我的頭被他的手推動著只能依然快速地吐納著。突然,我彷彿感到他的肉棒想進入得更深,難道,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感覺到他的肉棒在我口腔的深出噴射起來,來了終於來了,我感覺到它有節奏的跳動。由於難受我奮力把肉棒推出了一些,跳動也隨之停止了。哦,這個男人的精液終於被我弄了出來,此時滿個口腔全部是腥味的精液。我悵然著把噴射完畢的陰莖吐出來,而一絲精液還連在我的嘴上。

這時,我才聽到桌面上一陣笑聲,有人還在恭喜徐市長。他低下頭用命令的口吻:「來,把我的子孫們吃進去。」

我本想鑽出桌子把精液吐出來,可聽他這麼說,一時又不知所措。他催促道:「快吃,怎麼嫌髒嗎?」我本能地點點頭,但隨即又搖搖頭,腦子裡一片空白,皺著眉頭把腥鹹的精液吞進了喉嚨。他又說:「來,把我的寶貝舔乾淨。」

我順從地再次把他的陰莖納入嘴中,用舌頭和嘴唇把陰莖上剩餘的精液舔乾淨。我赤裸著站起來,拿起一旁的衣服,低著頭走了上去。打開水龍頭,讓水沖刷我火燙的身體,但身體內的熱量已經變成一種情慾的衝動,看來剛才的口交已經把我的情慾挑動了起來。我還特意張開嘴,讓水把嘴裡殘留的精液沖洗掉。這時浴室門開了,高純走了進來,他說:「剛才徐市長好像還很滿意,你也表現不錯。」我瞪了他一眼:「把我這樣讓別人玩弄,你也看得下去。」他不顧渾身是水就把我抱著:「不是說好了,放鬆些刺激刺激嗎,好了寶貝,別生氣,來穿上這個,下去接著還有呢。」說著他把一件白色的衣服拿出來讓我穿上。

我一看:「這不是醫生袍嗎?」他點點頭,我擦乾身子,把衣服穿上。哦,好緊的一件醫生服,簡直就是一件白色的超短群,剛剛包著臀部,他不讓我穿上內褲,也不讓我戴乳罩,而胸口開的非常低,1/3乳房都露在外面。但那緊蹦的感覺讓已經變得敏感的身體感到分外舒服。

我隨著他從樓上下去,開始新一輪性的夜宴,而我就像宴會桌上的美食等著讓他們品嚐。第三章

33年平靜的生活在這半年裡突然走了一個90度的大轉折,梅尹對這些根本無法控制。自從被那個男人挑起了性慾的火焰之後,似乎她開始相信女人活著的意義在於她能否吸引男人,在於她能否挑起男人的慾望。所以她開始變的格外性感,她終於明白了男人的需要,但本身她也在滿足著她自己的需要,被壓抑的性慾一旦被挑起就入雄雄烈火燒得人渾身難受。所以她才有了第一個,第二個,也許以後還有第三個,第四個,甚至更多的男人。像今天的事,她來的時候就知道大概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雖然內心掙扎過,但總有一種聲音催促她去嘗試一下。事到如今她已經無法回頭了,想到這些,梅尹吸了口氣,下意識地拉拉裙擺,走下樓去。

樓下的男人們躺在沙發上舒展著自己的身體,梅尹緩慢地走下樓梯。幾個男人不約而同地對她行注目禮。裙擺相當的短,緊緊包在屁股上面。由於沒有穿內褲,男人們都看到那白色醫生袍下的春光,黑色的叢林和雪白的大腿。梅尹心裡輕歎了口氣,男人的眼光如此熾熱,讓她感到下身彷彿正在被他們撫摩,一陣陣快感彷彿就從陰道中傳來,好舒服。

在沙發上坐下,高純把她摟在懷裡,她特意翹起二郎腿,以免坐在對面的徐市長看見。但這並不妨礙徐市長的眼光視奸著這具成熟的侗體。

徐市長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下面還有什麼節目。」張軍想想說道:「還是抓鬮吧。」梅尹不明白怎麼個抓鬮,正納悶的時候,聽見女人們嘰嘰怎麼怎麼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原來她們也都換了更性感的衣服,還飄來一些香味。

潘捷提議道:「你們男人都把眼罩上,先用鼻子聞出我們,然後可以摸,當然只可以是咪咪,所以你們有兩次機會哦。」男人們聽到這麼好的建議當然躍躍欲試,高純說道:「那怎麼個獎懲呢?」李露華說:「這還不簡單,猜對幾個就一起服侍好了。幾個人猜對一個也一樣。」「哈哈,那誰要都沒猜對怎麼辦?」沒猜對和沒被猜對的配對不就可以了!」

梅尹想想,突然感覺到意識到形勢的嚴峻了。因為自己沒有經驗,沒玩過這些花樣,所以沒有帶香水(因為她平時也不太用,害怕和身上醫院的味道混在一起反而不好)這樣第一關就不好過了;第二關也有麻煩:因為剛才上身已經被他們看到了,她的奶子很大但奶頭卻很小,而且比其他女孩子的都大,現在她真是生怕誰會注意到這點。

徐市長拍板了:「呵呵,你們女人真能想,好吧就這樣,一會不許耍賴。」接下來,女人們擠在長沙發上坐好。第一個上的是劉處,他聞聞坐在第一個的陳佳,此時陳佳已經把吊帶裙的吊帶拉下來。劉處又伸手摸了摸她的奶子,沈吟了一下說道:「小潘。」接下來他總是猜錯,把潘捷猜成了梅尹,終於猜對了張軍帶來的李露華。最後輪到梅尹,他眉頭皺了一下。梅尹已經學著其他女人把裙子前面的扣子打開兩顆,大乳房一下子就彈了出來,劉處伸手抓著乳房,重重地捏了兩下,最後說道:「這個奶子大的,我猜不出來。」其他男人一下子就大笑起來,梅尹的臉被羞的刷地紅起來。

大家樂呵呵地帶著自己分配到的女人回房,徐市長拉著梅尹的小手走上樓去。進入房間,徐市長先坐下,梅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裡發愣。徐市長上下打量著梅尹,嘴裡發出欣賞的聲音:「嘖嘖,真是一個尤物,我怎麼早沒發現一院有這麼漂亮的女人。」梅尹眼睛不好意思地左顧右盼,輕聲說道:「要不我坐下吧。」徐市長才回過味來,連忙一把把梅尹拉過來,坐到自己腿上。徐市長的手不老實地搭在梅尹大腿上漫漫撫摩。此時由於坐著的緣故,裙子又縮短了不少。徐市長笑咪咪地玩弄著梅尹的大腿:「小高是怎麼搞的送不起衣服嗎,怎麼才這麼點布。」梅尹心裡竊笑,不都是你們這些色狼喜歡嗎。

徐市長的手從大腿漫漫向上,探入大腿的深處。梅尹感到全身一陣戰慄,下意識地用手來擋。但徐市長不等她反應,上面的嘴已經蓋在了她的嘴上。梅尹「嗚“““」地呻吟著,但牙齒已經被舌頭突破了防線,兩人的舌頭已經攪拌在一起,唾液互相交換著。而徐市長的手同樣不老實地突破了梅尹沒有作用的防線探到了興奮的源頭,梅尹只能緊夾著雙腿徒勞地抵抗。

徐市長對於這樣玩弄一個少婦非常滿意,他耐心地用手分開梅尹的大腿,但梅尹結實的大腿還很有力氣,無奈,徐市長用膝頭頂開大腿,腿部的配合下,梅尹的大腿終於被分開了。當徐市長的手指接觸到她陰唇的時候,女人就像被進入了一樣,一下子瀉了氣,梅尹無奈地被徐市長用手指突破了陰唇最後的保護。

本來梅尹就知道上樓意味著要和眼前這個男人性交,但殘存著的羞恥感仍然讓她的身體產生抵抗。現在她發現所有的下意識的抵抗都成為了徒勞,身體最隱秘的地方已經被男人侵入,再叫上身體內部的反映,梅尹無奈地鬆弛下來,她知道,此時她只能任由這個男人的蹂躪了,與其抵抗不如享受吧。身體發軟的梅尹不自覺之間伸出另左手搭在徐市長的脖子上,而嘴更加積極地回應男人的親吻。

梅尹的身體反應已經被經驗豐富的徐厚德感應到了,徐厚德脫離梅尹的小嘴,看著她:「怎麼,不使勁了哦?」梅尹無奈地把頭埋在他的胸前,撒嬌般用小拳頭錘他的肩膀。徐市長喜歡這樣的女人,一個純粹的良家婦女,心裡的羞恥感仍然沒有完全喪失,至少仍然需要他的挑逗,現在他已經討厭那種特別騷的女人,那種上來就脫,脫了就做的女人。

徐厚德頭一低就是梅尹豐滿的胸部,由於剛才解脫了兩個扣子,所以現在兩個乳房藏在衣服下面遮遮掩掩的分外誘人。徐厚德向梅尹使個眼色,梅尹會意自己解開剩下的幾個扣子,徐厚德沒有讓她全解完,他喜歡女人穿著衣服的樣子。

乳房從白色醫生袍中露出來,徐厚德一低頭就含著裸露在空氣中的奶頭。梅尹的奶頭本來不大,和乳暈一樣小小的,其實梅尹最興奮的地方就是乳頭。徐厚德的嘴唇一含住梅尹的乳頭,她就像觸電一般身體往後仰了起來,接著徐厚德更加賣力地嘴唇舌頭牙齒忙個不停。梅尹被逗弄得渾身發抖,不自覺地呻吟起來。另一方面徐厚德的手指仍然在她的下體抽插著,梅尹的反應從陰道中氾濫的淫水已經表露無疑。

徐厚德側了一下身子,把梅尹的身體卸到一邊,用手指指自己鼓起來的下身。梅尹會意,伸手把他的褲子拉鏈拉開,由於剛才已經服侍過一次了,梅尹很熟悉地把他的陰莖掏出來,陰莖已經有些硬了,她就用手輕輕地搔著陰莖和睪丸,她聽高蠢說過男人喜歡女人這樣輕輕地撫弄。

徐厚德顯然很喜歡梅尹這樣的撫弄,他感覺差不多了,就把梅尹拉起來,摟著她來到梳妝台前面:「來用手撐著檯子,面對著鏡子,我從後面操你。」梅尹無奈地任由徐厚德的擺佈,其實她早就想和男人交媾了。

梅尹被摁在那裡,徐厚德撩起梅尹的裙子,兩隻大手來回撫摩著梅尹豐滿的屁股,還說:「哦,真是一個漂亮的屁股,你瞧它多麼地欠干,怎麼樣想讓我進入嗎?」梅尹渾身被挑逗得火燒火撩的,連忙點頭。徐厚德嘿嘿一笑拍拍她的屁股:「快,淫婦把腿分開。」男人陰莖進入的一瞬間,梅尹感覺到一種異樣的滿足,她顫抖著長長地呻吟一聲,終於來了,這個男人終於進入到自己身體之中。她睜開眼睛,眼前立刻出現了自己的樣子,這時的梅尹長髮散亂著,眼睛瞇著,臉上泛著興奮的紅色。身上的衣服還沒有脫下來,但衣襟敞開著,兩隻大奶子在衣服裡晃蕩著。徐厚德在後面前後運動著,自己的身體隨之而動,而快感也隨之從陰道裡傳出來。梅尹幾乎不相信眼前這個蕩婦就是自己,她低下頭,不敢再看鏡子中自己被徐厚德操著的樣子。

徐厚德一邊操著,還不時俯身揉搓梅尹的乳房。他真的很喜歡這個女人,陰道雖然有些鬆弛,但裡面暖暖的,濕濕的仍然非常舒服,而且一雙大奶子非常肉實。而且這個女人是醫生,氣質上與其他那些騷唧唧的女人不一樣。徐厚德滿意地拍著梅尹的屁股,繼續加快下身的動作。

他看見梅尹低下頭,就拉著她的頭髮把她的頭拉起來,然後俯到她耳邊小聲說:「淫婦,睜開眼睛看看自己被操的樣子。」梅尹搖搖頭,就是不睜開眼睛。徐厚德覺得很有趣,他先把梅尹的臉轉過來,和她接吻,然後又接著說:「怎麼梅大夫,還撐著,你以為你不看自己你就不淫蕩了嗎?是嗎,梅大夫。」

梅尹當聽到徐厚德說道「梅大夫」的時候,心裡徹底失去了任何尊嚴和勇氣。自己一個平時被人尊敬的大夫卻像一個蕩婦一樣被人操著,還裝什麼淑女呢。想著,梅尹睜開眼睛,鏡子裡依然是自己被幹得前後搖動的樣子,而徐厚德此時卻一臉壞笑地看著她。梅尹整個人徹底崩潰了,瘋狂地扭動著身體迎接著男人陰莖的進出。

夜空的星星還在眨眼,也許他們都無法繼續看著在這座海邊房子裡發生的一切。房子裡的叫春聲音此起彼伏,這是一個不眠之夜,誰都在揮灑著汗水,享受性愛的高潮。第四章

徐厚德在梅尹的體內發送了無數的子孫根之後,舒服地躺到了一邊。梅尹連忙跳起來跑到浴室清理。徐厚德光著身子半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那高潮叠起的時刻,對眼前這個女人感到非常滿意。在市委大院裡的女人,要不就已經有了上級,要不就是在無法下手,想不到市醫院裡居然還有如此誘人的性感尤物。徐厚德躺在床上盤算著以後怎麼將梅尹長期佔有為情婦,想到樂處不禁笑了出來。

梅尹在噴頭下清洗著自己的身體,剛才高潮的餘溫仍然在體內蕩漾著,引領著她把手劃過那些敏感部位,從乳房到小腹,再到陰部。這些地方剛才都留下了屋裡那個男人的痕跡。梅尹好像做夢似的在這個大房子裡度過了5、6個小時,一路淫蕩的情景讓她無法相信自己居然變成如此淫蕩的女人。她非常希望回到那個清純的年代,但她知道一旦走上這條道路她是無法回頭的。外面的男人是他們這個城市的領導,她不知道以後會跟他怎麼樣,也許就這樣成為他的情婦。這是她真正想要的嗎?

現在無法濾出一個清晰的思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關鍵是自己已經喜歡上了這種讓自己恢復自信的生活,在男人的懷抱中恢復自信,恢復女人的價值。記得那個男人曾經說過,女人的價值是在男人那裡得到體現的。也許他說的對,她仔細一想,雖然那些色咪咪的目光表面上讓她有些討厭,但歸根結底她是喜歡那些目光的,那些目光證實了自己還吸引人。這是一種虛榮心最大的滿足,比那些在光天化日之下過的生活更讓人興奮。上班下班,照顧家庭,她已經感到有些厭煩了。也許只有在肉體的交合之中她能成為真正的女人。

梅尹走出浴室,身上裹著一條浴巾。徐厚德對她招招手,她順從地上床蜷曲到他的懷裡。精液還殘留在他的雞吧上,徐厚德讓她清理一下,她撕了些紙巾,但他制止,示意讓她用嘴。梅尹扭頭不願意,徐厚德粗暴地拉著她的頭髮把她拉到雞吧前面,梅尹似乎還喜歡這樣的粗暴。她順從地張開了嘴,用舌頭和口腔為他清理著殘留的精液。徐厚德滿意地看著為他服務的醫生,手伸進浴巾裡撫弄著她豐滿的乳房。

舔嗜完徐厚德的子孫根。她被男人拉到身上,他把浴巾扯到一邊,梅尹又變得赤裸著和男人糾纏在一起。徐厚德把她的臉擡起來,用舌頭舔著她的嘴唇,梅尹閉上眼睛和他接吻。剛才那次做愛來的刺激激烈,但並沒有讓她好好享受到親暱的感覺。感覺到梅尹身體的反應,徐厚德很滿意她已經開始主動地挑逗他。他知道現在這個女人很想和他交媾。但他還不想這麼快,他喜歡漫漫玩弄女人。

梅尹感覺到體內有一種原始的渴望驅使她更加接近這個數小時之前還有些厭惡的男人。徐厚德用手勾著她的臀部,上下上下地動著。梅尹感到自己的陰部在這種與男人陽具的摩擦中淫水直流,她雙手緊緊抱著徐厚德,慾火的灼熱已經讓她分外難耐,不禁輕輕地呼喚:「我要,快來給我。」徐厚德不管那些,手指在屁股上向下探索,頂在肛門之外,一點點地插進去攪動。肛門傳來一陣陣特別的酸漲感覺,不知不覺讓梅尹挺起身子,嘴裡呻吟著,想逃避,又想接受。

梅尹氣喘籲籲,咬著徐厚德的耳朵:「我要,快來。」徐厚德感覺差不多了,就說:「那你自己不會動手嗎?」梅尹彷彿被提醒了,屁股稍微擡高點,伸手下去,扶著雞吧,漫漫地塞進B裡,「……」梅尹的呻吟讓徐厚德分外精神,他聳動肥腰,一下一下地頂進梅尹的身體。

「,,再來。」梅尹伴隨著徐厚德的節奏叫喚著,她現在分外喜歡這個男人,他能給她帶來火熱的快感。動了一會,徐厚德停止了動作,梅尹象突然少了什麼似的,驚恐地看著他。徐厚德努努嘴:「我累了,你自己來。」

梅尹的屁股開始上下套弄著男人的陽具,只覺得每次進入,它都快頂到自己的子宮口,滋味獨特。梅尹的奶子隨著身體上下的套弄,一顛一顛的,這又是徐厚德最喜歡的感覺,沈重的乳房上下波動,性感非凡。徐厚德挺起身,口裡含著梅尹的乳房,一邊享受著她的動作。

梅尹上下都受著刺激,動作逐漸瘋狂起來。不一會,高潮來臨了,「……,……寶貝,來了,快點,操我!」

徐厚德趕緊加快速度:「呵呵小淫婦,老公操得你爽嗎?」

梅尹:「爽,爽,哦,我不行了……」

話沒說完,她整個人癱倒在徐厚德身上,但徐厚德仍然沒有射精,他一把把梅尹放到,採取男上女下的方式,狠命地操著性感尤物的身體,終於在一陣快感突然爆發之下,把千萬條子孫根射到了她的體內。

在怒吼中射出精液的徐厚德,也如一灘爛肉一般癱倒在梅尹身上,梅尹已經感覺不到他身體的重量,兩人就這樣癱倒在床上,昏沈睡去。

當太陽射進臥室的時候,梅尹被陽光的熱力刺醒,她睜開眼睛第一眼就是旁邊睡得跟豬似的男人。身體肥胖,頭頂微禿。梅尹突然感到一陣噁心,非常不願意相信昨天晚上是跟這樣一個人共度春宵。但是她根本無法揮去那些記憶,在鏡子前,在床上,一切都烙在了她的腦海中。她快樂嗎,不知道,只有現在她感到厭惡,當時呢?也許淫蕩的樣子連她自己都無法相信。但總是揮之不去的是鏡子中,她散亂著頭髮,媚眼星迷,兩隻大奶子前後晃動的樣子。梅尹突然感到也許這個樣子將成為未來日子裡她的真實寫照。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