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四:誰言別后終無悔】


【仙劍四:誰言別后終無悔】,6. 我达到目标的惟一的力量就是我的坚持精神。—&mdash93. 勇敢的人只要尚存一线希望就不会被击垮。;巴斯德

在房中睡到半夜,不知何時,床前忽然響起了低低的啜泣聲,一股幽香淡淡地彌漫在房中,我模糊道:“唔……這個香氣……”恍恍惚惚地坐了起來。 

  昏暗的燈火旁,一個穿著長裙的少女悄然站立,用衣袖半遮著面龐,好像在擦著眼淚,香肩抖動不停,心里的種種難過之情,不言自明。她見我醒來,轉過頭去,輕聲道:“對不起,云公子,我不是有意吵醒你的……” 

  我看不清她的容貌,看她這一身裝束,一開始還沒搞清是怎麽回事,這時聽她語音,突然反應過來,驚喜道:“夢璃,是你?你這身打扮……哈哈!我們倆想到一塊去了,都不肯再穿瓊華派的衣服。”我高興之下,竟全沒注意到夢璃話語之中那份傷感。 

  夢璃悲聲道:“云公子……”我這時才覺出夢璃的情緒有些不對,著急地問道:“夢璃,你怎麽了?有人欺負你嗎?!” 

  夢璃低頭垂淚,只是不語,我急道:“怎麽了,是不是派里有人找你和菱紗的麻煩?是因爲上次的事嗎?夢璃你說話啊,我、我絕不會讓我們欺負你的!”我突然見到夢璃這一副傷心神情,心中大急,登時想到上次和衆弟子的沖突,又氣又悔,又是不安。 

  柳夢璃忽然擡起頭來,還挂著淚痕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幽幽道:“云公子,你喜歡夢璃嗎?” 

  我被問得目瞪口呆,一時張口結舌:“我、我……這個……喜、喜歡啊……你怎麽、怎麽突然問這個……”臉上又發燙起來,夢璃淒婉的一笑,絮絮地輕聲說道:“今天,我終于知道了……那團影子、那個島,還有那些腦子里一直閃現的身影……這就是我的宿命,躲也躲不過……我的心里好亂,我不知道該怎麽說,我該走了……可我舍不得許多人……尤其是云公子……我告訴自己,只見云公子最后一面,見了就走……可是,來了以后,我還是想和云公子說上幾句話,哪怕一句也好……打擾了云公子,對不起……” 

  我聽得莫名其妙,急道:“什麽宿命?什麽舍不得很多人?什麽該走了?夢璃你、到底怎麽了?”夢璃啜泣著搖了搖頭,輕聲問道:“云公子,你……真的喜歡夢璃嗎?” 

  我心中不勝驚奇:“夢璃今天是怎麽了?爲什麽……總問這個、這個……我的心又跳得好快……”紅著臉,道:“喜歡……還分真的假的?” 

  夢璃輕歎一聲:“云公子……你還記不記得在須臾幻境的酒仙翁那里……云公子聽不懂仙翁說的話……如今呢……云公子明白了嗎?明白我說的又是什麽?”我心如鹿撞,此時已是滿頭大汗,磕磕巴巴地道:“我、我還是不太明白……只是……每次單獨和你在一起,好像總是很緊張……氣、氣都有些不順……” 

  夢璃黯然道:“是嗎……真是對不起……”眼中淚光閃爍起來,我看得心急,連忙擺手道:“不是不是,夢璃你、你別誤會。我只是覺得你……很好看,對我又很好……我大概像菱紗說的,是個傻瓜,所以搞不清對著你該說什麽……你平時教了我很多東西,我學的越多,越覺得……我還是好多事都不懂……你又聰明,又好看……我們兩個真是差太多了……”我越說越是緊張,連氣都不順起來,頭腦里一片空白,只得干笑道:“對、對不起,我剛才都是胡言亂語的……夢璃你、你別介意,我、我都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麽呢……哈、哈哈,真有意思……” 

  燈火一晃,我還在尴尬地干笑著,一個溫軟的身子已撲到了我的懷里,輕輕地顫動著。我只覺頭腦中轟的一聲,全身的熱血似乎都湧到了頭上,眼前一陣暈眩,兩只手呆呆地擺在兩邊,全身上下一動也不能動,過了許久,才驚道:“夢夢夢、夢璃!!!你、我——!!!” 

  “我……”柳夢璃抱著我,淚如雨下,臉上彷佛有著什麽難解的謎,在她內心里不斷的交戰著。溫香軟玉,佳人在懷,我卻不敢有絲毫妄動。腦子暈乎乎的,又是驚喜,又是害怕:夢璃性情溫婉柔順,舉手投足,仿佛天仙一樣。我又何曾想過今日之事?又何曾敢想? 

  嘴被一只小手給堵住,我不解地擡頭看去,強烈無比的欲火彷佛要從眼中燒出來,連著這美人子也一塊燒化的樣兒。柳夢璃右手輕拂,將發上的簪子拂了下來,一頭長長的頭發像水一樣流了下來,襯著俏臉更爲誘人。 

  牆壁上有著小小的一盞燈,映著柳夢璃那平靜的玉容,長長的睫毛動也不動,整個人就像是被老匠人用著上好的玉石,精心雕琢的仙界玉女一般。 

  看著這樣的美人,我呆坐在那兒一動也不動,一點點地把這女子端莊如仙子的無比美貌印在腦海中。半響,柳夢璃才睜開了眼來,望著我,嘴角微微含著笑意,冰雪般白皙潔淨的頰上半泄著紅豔。 

  柳夢璃未語先笑,皓齒配著櫻唇,宛如從雪中迸出的花朵般嬌豔,更顯魅力,“云。”柳夢璃聲音突地小了下去,玉首一點點地垂下去,“云公子,你不要不要說話,璃兒,璃兒今夜已經”少女的臉蛋兒再也擡不起來,羞紅的程度導致耳根子都紅透了,要不是她就站在我身前,那微弱嗫嚅的聲音,叫人怎麽聽得見? 

  “不……不行……”我狂吸著氣,硬生生地抑制住把美人壓倒在身下、恣意摧殘的沖動,柳夢璃的舉動是那麽稚嫩,再加上她那白如冰雪的左臂上,守宮砂是那麽明顯,顯然還是未嘗人道的纖柔處子之軀,怎承得住在被神龍之息強化過,不知收斂的我的強橫猛烈? 

  如果我急色地撲上來,夢璃或許真的會忍不住羞赧,落荒而逃,但看著我強忍著折磨,仍這麽關心自己,叫柳夢璃又怎麽能留下我不管? 

  拂了拂床上,少女背著我,將絲衣脫掉鋪上去。依她的想法,我在屋子待得太久,絕忍不住自己魅力的侵襲,這種毒原本就會隨著血脈的流動,流通全身,功力愈強流動愈快。她原本想,或許來不及自己準備好,我就會一撲而上,強行將自己蹂躏,那種失身之痛,她早有心理準備,無論如何都會忍住的。 

  即使從背后看,美人的媚力也絲毫不減,曲線玲珑的粉背、皙白暖熱的肌膚、圓潤緊翹的臀部,配著她臉紅耳赤,連背上都微現嫣紅的嬌羞神情,即便是柳下惠也忍不住。柳夢璃原想轉過身來,卻被我發燙的手按住香肩,那火熱的臂彎緊摟著她羞紅的臉蛋兒。 

  看著她婀娜多姿的背影,渾圓玉潤的臀部在妖娆地搖動著,玉人那誘人的姿勢令我身體忍不住僵硬起來。 

  這美少女的體氣又暖又香,愈接近她就愈令人忍不住心中的火焰。我吞了吞口水,這才知道要推阻一個美人投懷送抱是多麽的不容易。 

  情弟弟呼出的熱氣直熨在她酡紅的頸項,比任何的挑逗都令人心動,柳夢璃回眸一笑,趁著我靠近來的機會,整個暖熱柔滑的胴體投進我懷里,教我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軟玉溫香滿懷,偏是不敢下手采花,僵在那兒一動也不動。 

  纖手輕移,像帶著火花般的嬌柔玉指撫在我小腹下,淫媚的藥物在我體內發作開來,陽氣滿溢全身,這時,我比任何一刻更沒有自制力。“璃兒不美嗎?難道對云公子一點誘惑都沒有?”柳夢璃纖手輕觸著我褲檔,輕輕挑逗著那良家婦女連看都不敢看的部份。 

  雙掌按著她柔若無骨、暖如春陽的香肩,一絲絲處子的幽香鑽入鼻孔,我卻是連動都不敢動她。柳夢璃那微微發顫的胴體和輕柔的嬌呓,在在都有著令我發瘋的力量,加上她纖手輕撫的動作是那麽有效,我全身上下又燙又熱,一毫不下于懷中的美人。 

  我心中早一萬遍地想把玉人兒壓在身下,毫不憐惜地剝光她的衣物,任她叫痛呼苦也要掠奪她的處女身子,但在這情況下,就是再不樂意也只得忍著,在夢中女神面前,原本以爲自己天不怕地不拍的我,居然害怕了?! 

  “不……不是……可是做了之后……你肯定會受傷的……”“我知道……”嬌嫩如夢呓的微波帶著熱氣,沖在我耳鼓里,“可是瓊華派與妖界大戰在即,璃兒,璃兒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我本以爲自己這輩子不會對男兒動心,誰叫璃兒認識你呢?就算是死吧,也要死在你懷里,至少在死前要享過一次男女之樂。在璃兒身上盡情地來一次吧!算我求求你。”給美人那樣又騷又嗲的語氣在耳邊回蕩,我怎麽可能忍得住?在我懷中的美人輕柔地擺動著腰臀,磨擦著我下身最敏感的部位,原就單薄的春衫滑了下來,有好些部份都揉破,這模樣比全裸更是誘人。我原以爲,像夙玉那樣面似天使、體比妖娆的人物不會有,沒想到柳夢璃的胴體一點也不比她有所遜色。 

  她在端莊冷娴時都有著令我心旌動搖的魅力,這熱情如火的嬌媚樣兒更是令人無法抗拒。 

  “我怕……”我喘著氣道,“我怕璃兒太美魅力太強,無法自控,不但有可能傷了你,而且太過猴急,會讓你不舒服。”“有什麽苦都讓璃兒承受好了!”柳夢璃纖手顫著,慢慢褪去我身上衣衫,自己卻是羅衫半解、春光外泄,讓我好不容易才按下毛手毛腳的念頭,“難道連璃兒這樣挑逗你,都引不起你心動麽?”女王自憐自艾的言語被熱烈的嘴唇給封住,欲火焚身的我再忍受不住,把她整個人壓在身下,幾下就把她身上單薄衣衫搞得淩亂不堪,“璃兒!謝謝你!我接下來……一定讓你的第一次……不會太痛苦的……”“好弟弟!”美人的聲音微不可覺,“別……別忍了……你身子重要……盡量……盡量在璃兒身上發泄吧!璃兒受得住的……你千萬別爲了璃兒,而傷了你自己的身子……”她閉上眼睛,微微地喘息出來。 

  扶著她纖弱如無物的香肩,讓她坐高起來,嫩頰正停在自己臉旁,臉兒輕貼著,連她空谷幽蘭般的呼息中放出的馨香都吸了進去。柳夢璃這樣的溫柔解語,讓我忍不住燃起要把她整個征服的心意。 

  那發燙的手貼上她無比柔滑的臀部肌膚,來回撫摸著,還不時伸指到凹陷處,輕摳慢揉著,叫這冰清玉潔的少女如何忍耐?柳夢璃靠在我懷中,我全身的熱力熨著她裸背香肩的嫩膚,那媚藥的藥力之強,已將近把我靈智燒化,將我熬成情欲的猛獸。 

  從我像是火燎般的身體,美人不禁有些微微的瑟縮,既怕我火性不休,將自己蹂躏的生不如死;又怕愛郎強忍不動手,殘余的藥力傷身,“好弟弟,璃兒不怕,你怎麽還不……”“璃兒你不知道的……”我喘著氣,熱力燒灼在她耳際和頰上,烘得她身子一陣熱,“你還是處子之軀,我要不好好先挑逗璃兒的春心,你怎經的起初夜的處女苦?”美人芳心里一陣感動,忍不住微微側了側頭,那柔軟的紅唇迎上那火熱舌尖的入侵,讓情郎在她口中不斷吸吮著甘甜的玉露。 

  強忍著欲火不斷的燒上身來,一雙手在少女身上的女子禁區來回愛撫,如果不在我理智尚存的時候,就強開這美人的花苞,破壞她的處女身子,等到我被媚藥埋沒心智的時候,一定會把柳夢璃肏得痛不欲生。 

  縱使這是女子成爲成熟婦女所必要的,我至少想讓這關心我的少女別承受太多的痛楚,至少不要讓她連床都下不了。不然佳人在懷,我怎舍得放過這豔色比得過天仙的超級美人,那白皙誘人的曼妙胴體? 

  微微地一窒,璃兒臉上登時羞得一片火燙潮紅,愛郎那又直又挺、燙的像是剛從爐里出來的陽具,正微微地跳躍著,頂在臀上,比我手心還熱得多。它躍得那樣有力,麗人不禁嚇著,只差一頂,差一些兒就開她后庭,那可真的是不堪設想。 

  “嗯……”她只剩下嬌柔性感的鼻音輕輕哼著,令我不禁心火澎湃,分身脈動得更加有力,拍打著佳人的菊花蕾上,柳夢璃登時給嚇得不敢發出聲音。 

  嘴巴一伸,結結實實地堵住她那躲避不及的小嘴,同時手臂圈轉,將她纖腰牢牢抱住,讓她根本無法躲避,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